关注微信
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老天珠 > 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
Thu24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

时间:2022-02-24 11:20:49发布:老玛瑙 | 分类:老天珠

前言

本篇小说从高台“乐跑团”户外徒步者徒步的角度,描写了他们游历西部名山合黎山的惊天历险,也描写了他们团结协作、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,更从侧面描写了河西走廊神秘、粗犷的景色,故事情节曲折,值得一读!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1张

乐跑团湿地拓展活动

摘星额济纳 共商徒步地

经历了九条岭的历险后,我和乐跑团的成员们更加熟识起来。非常感谢他们把带我走到户外,因为户外,让我遇见了更好的自己!湿地半程马拉松彩虹赛之后,乐跑团里的健将们又相继参加了好多场比赛。10月,队员们远征额济纳旗,全程马拉松孙燕荣获第九名,半程马拉松郭晓霞获第一,王爱萍获第二,张建春获第四!为高台马拉松创造了不俗的佳绩!

王老板非常高兴,他准备再谋划一次集体活动,联络一下同志们之间的感情。

大操场可以说是他们最好的联络点了,因为乐跑团的大部分成员都有在大操场晨跑的习惯。如果你也晨跑的话,很容易分辨出乐跑团的成员,因为他们大多穿着一件杏黄色的风衣。

王老板边跑边招呼前面的孙燕:“小孙,你们几个商量出结果了吗?”

孙燕回头一笑说:“还没呢!”

旁边的王晓燕说:“要不就再来个环黑吧!”

王爱萍说:“不行吧,那是我们周末的传统项目。”

张建春和周玫从后面追上来,竖起两根手指说:“冰沟丹霞!”

很少露面的常兴鑫飞奔而来:“大家不要跑了,走几圈,我有重要军情向你们汇报!”

大家看常兴鑫一本正经的样子,一会儿的功夫,都围了过来,想听听“星星”到底要说什么。

常兴鑫说:“去年的今天,我们跑团不是分头参加天使公益志愿者活动了吗?我和郭晓霞、张顺霞、李红霞几个去了合黎,不是发现了一个抗美援朝的革命老英雄吗?”

常兴鑫看我们还有些不明白,连忙又解释起来。

“老英雄叫刘福辉,是个孤儿,1952年朝鲜战争爆发后,他选择了参军。在朝鲜战场上,刘福辉奋勇作战,迅猛穿插,干掉了5个美军。撤退时孤身一人,还甩掉了追击他的美军,又消灭了4个!所以他被战友们称作“比子弹还快的人”!战争结束后,他继续放羊,从没有炫耀过什么,不是我们打扫卫生,发现了勋章,老人家还不承认呢!问老人家,他说能够活着回来,和那些战死沙场的战友们想比,已经幸福的多了”。

张天兵急了,大声说:“星星,说重点!”

常兴鑫说:“老人家给了我地龙筋!”

“地龙经?”我们愣了!我在想,地龙经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经书呢?

常兴鑫接着说:“这一年我不是很少参加活动么?但我不是照样拿第一吗?因为我吃了地龙筋呢!”

常兴鑫继续说:“所以我建议去合黎山的长城一线徒步,一事两勾搭,既完成了户外拓展,又完成了我们的心愿,更重要的是还可以让你们也见识一下地龙筋”。

张东过来拍了拍常兴鑫的肩膀,意味深长地说:“兄弟,你隐藏的好深啊!”

常兴鑫看来还有什么隐情,用手蒙了一下嘴,笑了。

党老师接过话语说:“星星说的对,我赞成!来的时候我们顺便揪些沙葱给老婆包顿饺子再总结总结。”

史燕笑起来。说:“党老师,你这二宝的爸看来当的不错哦!”

濮经理接过话头说:“嗯,那地方是不错!虽然坐车路过过几次,但徒步还是真没有。”

濮经理盯着常兴鑫说:“可是星星,上个月法院才判了一个盗掘烽火台的案子,我们去了会不会犯事儿?”

常兴鑫笑了,说:“不会不会!我们又不是去盗墓,只是沿着烽火台一线徒个步,不会有事的。”

王老板看大家意见趋向统一了,拍了两下手,笑眯眯地说:“好!就这样定了,本周星期六早晨九点,黑河老大桥,不见不散!”

行走五道墩 拜访老英雄

坐落在甘肃省北部的合黎山虽然没有五岳的名气,但也是上古燧人氏观测星象,拜祭上天的三大处所之一。古书记载“燧人弇兹氏以合黎山为渐台辟雍,立挺木方牙,仰观北斗九星,以织女星为北天极极星……”。可见,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,它也是一座名山。

我们顺着山口一直向西走去,脚下的路渐渐变得崎岖起来,脚底下裸露的尖石头,总是有点儿硌脚。蓝天下,山坡上偶尔出现一两簇芨芨草,随着微风摇摆着自己的腰肢。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2张

合黎山

突然孙燕喊起来:“到了,到了!你们看,烽火台!”

我们抬头一看,不远处的山顶上果然有一个烽火台。原来合黎山上这一带的因为是山地,缺少夯土,长城在这一带都是以烽火台这种“点”的形式存在的。

我们很兴奋的爬上山去。烽火台是文物,我们是不会去爬的。大家只是站在近处,静静地观赏。这座烽火台,有五米多高,上面容得下四五个人同时警戒放哨。此情此景,使我很快想起一首古诗:“此到西陵路五千,烽台列置若星连。欲知万骑还千骑,只看三烟与两烟。不用赤囊来塞下,可须羽檄报军前。……”。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3张

合黎山的烽火台

“你们看,你们看,山那边有房子呢!”队员郭雯霞指着说。

我们顺着郭雯霞指得方向望去,果真看到了成片的房子。

“今年汽车拉力赛的时候,我到这里看过,居然没有发现这里有房子。是不是星星领错地方了?”队员马娟笑着问。

“小马!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?这里景色真不错呢!走,下去看看!”雷院长笑了。雷院长是郭晓霞的老公,在乐跑团里面他们是一对比翼双飞的伉俪。

还没等商量,跑团的几位队员在常兴鑫带领下已经飞快地奔下去了。我脚力慢,赶到大门口时,就剩党老师在等我了。

令人感觉奇怪的是,大门右侧还挂着一个破旧的木牌子,依稀可以看出上面写的是“农建十一师五团”。院内的房子处处都都显示着破败的景象,许多房子的屋顶已经像一面筛子了。

大伙慢慢走进了营区。我径直走向面前的一幢房子,好奇心让我想知道里面到底有些什么。我把头贴在窗户上,大致看清楚了屋内的陈设。眼前是一张桌子,上面还放着的纸和笔,但已经落满了灰尘,远处的墙上还挂这毛主席的画像。

正想细瞅,突然听到常兴鑫在喊:“麻烦你们都这里来!”

我们顺着常兴鑫的喊声转过一道院墙,突然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!眼前是一个小院,清雅洁净。屋前挂满葡萄、豆荚的篱笆上,绿油油的叶子淋浴在温煦的阳光,给人一种幽美、恬静的感觉。两间明亮的北屋,炊烟慢慢从屋顶上轻袅地飘起。我们轻轻地走进正屋,一眼就瞅见屋内方桌旁摆放着一个竹篓,里面盛满了金黄色的物体!

王彩玲满眼放光,奔过去,拿起了一块,欣喜的亲了一口。

“这好像是金子啊!Oh, my God!”

我也赶忙奔过去拿起一块仔细的端详——这东西泛着金光,的确和黄金特别相似,难道真的是金子吗?

濮经理站在跟前,也拿起一块,琢磨了半天说:“分量不够,这东西肯定不会是金子,可能是常兴鑫说的地龙筋!”

王老板也拿起一块,仔细端详后,又掂了掂,说:“不会不会,我感觉不是地龙筋,地龙筋是可以吃的。这东西应该是可以做工艺品的金萤石。大家可能不知道吧,合黎山的萤石矿还是全世界最大的呢!”

“管它是金萤石还是地龙筋,我们既然来了,就要几块回去,哄老婆开心!”马永红笑着说。

“孩子们,欢迎你们!”

我们吃了一惊,回头一望,原来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老大爷。他满头是银发,虽然没有白胡挂颔的风度,却有那种鹤发童颜的相貌。

王老板见了,连忙迎上去握手:“老人家你好!”

常兴鑫凑过来说:“王队,这就是我给你们说的刘福辉老英雄!”

老人家笑起来:“啥英雄啊!都是小常老师胡咧咧,谢谢你们又来看我了。这东西是金萤石,不值钱的。你们想拿就都拿去,闲了我再去采。来,让你们你们见识见识真正的宝贝!”

刘福辉老人推开小门把我们领到卧室里,又跑到炕头打开了一个大箱子,从里面取出一个小箱子,打开小箱子,又小心翼翼的取出里面的包袱。然后招呼我们说:“来,孩子们,一人一根,尝尝!”

我们接过来,仔细端详。这东西有点像甘草,只是颜色是金黄中带着一缕缕白丝。

刘福辉老人笑着说:“这就是地龙筋,我没有什么待客的东西,谢谢你们又来看我!你们就权当是个鸡腿,把它吃了吧。”

我们看老人家刚才的举动,知道这东西有点稀罕。

王老板说:“老人家,我看你这东西比唐僧取经时的人参果还贵重,怎么舍的吃呢,你还是好好收起来吧!”

刘福辉老人笑着说:“我今年95了喽!死之前,我不想带走任何秘密了。你们放心吃,我还有呢,待会儿我再带你们去采。这东西特别适合小常老师说的你们跑什么马拉松的人吃,吃了会特别有耐力!”

屈晓莉吃完了,凑过来说:“老人家,麻烦你现在就带我们去采吧,这东西真好吃!”

刘福辉老人笑了,说:“你们现在的位置是在五号墩烽火台,地龙筋长在六号墩烽火台旁边的一个洞子里,你们跟我走吧!”

刘福辉老人家很健谈,95了,脚力还不赖。

老人边走边说:“年轻时候我给公社放羊,有一次羊少了两只,我就出去找羊,羊没有找到,却被狼堵到六号墩了,正好有个洞子,就钻进去了。又饿又累,摸到地面上有东西就吃了,感觉力气大了,胆也壮了,就跑出来打死了一只……!”

我很佩服老人家,95了,还如此精神,看我,紧跑慢跑还只能跟在他的身后。

很快,我们就到了六号墩烽火台了。六号墩烽火台两边各有一段残缺的护墙。老人家带我们又转过几道弯,到一个山脚,指着一个缝隙说:“到了,孩子们,你们自己下去吧,里面很安全。我下午还要去镇上送地膜,就不陪你们玩了。”

探秘与生门 危难现老陈

地龙筋的魔力让我们争先恐后的钻进了洞子。洞子里并不黑,因为洞顶有一些亮光从缝隙透进来了。

我们看到地面上稀稀落落长满了白色的物体,我正想这地龙筋到底是苔藓呢,还是真菌呢,就听到两个队员干仗呢!

张天兵说:“孙燕、史燕,麻烦你们自觉点好不好!我走到那里,你们就跟到那里跟我抢,你不知道我吃了好几根地龙筋了,正无处发泄呢!”

“那你还蹲着干嘛,来来来呀!”孙燕说。

大家听了,哈哈大笑起来!

王老板听了,站起来说:“诸位,诸位,我看差不多就行了,说不定这是一种名贵的药材,我们不要把它挖完了,都停下来吧,回去后也不要乱说,免得更多人知道,让药材断了根。”

“郭晓霞同志这个药品供应商说不定又能这里发现商机呢!”殷秀娟说。

“那我们还是先出去吧!”王晓燕提议说。

“大家先不要出去,我好想发现什么机关了!”党老师喊起来。

我们顺着党老师出声的方向跑过来,仔细一看,很显然,这儿的确是一扇门!党老师不停地旁边乱按,不知按了哪儿,门突然开了,但不知又触动了什么机关,长地龙筋的石洞子突然掉起碎石来!我们来不及多想,都飞快地逃进了新洞子!

大家正要细瞅,不知谁又慌乱中又动了什么,刚才的门突然关上了!

我们的心一下子悬起来了!

这时候,党老师又说话了:“大家不要慌!我要让你们见证一下奇迹!”

大家不知道党老师葫芦里买的什么药,都瞪大了眼睛。

只见党老师走到一个拐角处,慢慢去推一块石头。

“芝麻——开门!”

只听见洞顶上“嘎吱吱吱……”——门却并没有开!

张天兵过来踢了党老师一脚,说:“老党,你搞什么呢?我说这里满地是牛皮,原来是你吹的!”

党老师一笑,说:“说出来你们肯定不信。我做梦的时候来过这里的!就在这里一推,就出去了……”

“梦是反的,看来我们出不去喽!”袁彩霞说。

“彩霞,你这个乌鸦嘴,快呸呸呸!”李红霞说。

李红霞走过来,说:“党老师,你看我们怎么出去?”

党老师笑了:“看把你吓的!万一出不去,这么多帅哥陪着你,你也不亏啊!”

党老师搓了搓手,又开始推石头,可是石门还是纹丝不动!

“都过来呀!干嘛站着,帮我一起推!”党老师招呼道。

只听“吱——”的一声,一股屁味传来。

党老师脸色变了,嘟囔着说:“开不了啊,我的屁都被你们推出来了——可能是这里的机关停电了。”

张建春笑起来:“党老师,这里哪里有电啊!”

大家也跟着笑起来了!

一个小时过去了,还是没有一点头绪,我们只好坐下来,保存体力。

“算命的说我长命百岁呢,我不会在这里挂了吧?”王彩玲说。

史燕说:“多么希望,来个英俊潇洒的帅哥,把我救出去,我愿以身相许,和他行走天涯!……”。

屈丽萍笑起来:“史燕瞧你骚情的!电视剧看多了吧!”

“除了死路,都是活路,哪有出不去的道理,大家边保存体力,边想办法吧!”王老板笑着说。

突然,郭晓霞打断了我们的谈话:“你们听,外面有声音!”

真的,外面好像有人在唱歌,而且离我们好像越来越近了!

“…… 八月里来雁南翔,五哥他放羊到打柴沟。告别了五哥往回走哎,脚步(那个)抬起了没心走;拾起一块小石头,悄悄地往那沟沿上丢。石头打在羊背上哟,看你五哥抬头不抬头。

九月里来九重阳,五哥和小妹妹去放羊。天苍苍来么野茫茫哎,风吹(那个)草低了见牛羊;黑水三千到居延,五哥和小妹妹定姻缘。大雁归家往南飞啊,小妹妹和五哥回家乡……”

我们声嘶力竭的齐声喊起来:“救命!救命!——”

外面的人显然听到我们的喊声——因为歌声停止了。

“你们是谁啊?怎么在山里啊?”

我们七嘴八舌,你争我抢的一通解释,也不知外面听明白了没有。

突然,外面的人说了一句话,——真是太让人意外了!

老陈话长短 徒步走平滩

“王经理,我是老陈!……”

老陈?放羊的老陈怎么会在这里?他不是在九条岭放羊吗?他怎么能把羊从南山(祁连山)放到北山(合黎山)呢?

十几分钟以后,老陈居然把我们救出来了。柔情的阳光,托着溢彩流金的秋,虽然它是那么刺眼,却让刚走出山洞的我们,感觉是那么亲切……

这时候,所有人都有一个问题,要问老陈了。

“老陈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老陈笑了笑,说:“很奇怪,是不?自从你们下了山,祁连山保护区的工作人员就来找我够谈话了,九条岭放不成羊了,没办法,就到八坝投靠老姐姐来了。”

“老陈,我看你是怕九条岭的雪人了吧?”马永红说。

牧羊人抓了抓头,笑着说:“说实话,是有那么点呢……”

老陈为了化解尴尬,解释道:“带你们出来的这个地方,它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,叫与生门,听说可以从下面的洞子里可以一直走到居延泽呢!”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4张

合黎山烽火台

老陈接着说:“我背一首当地的儿歌,请你们给我解释解释。”

“一道墩,两道墩,三道四道五道墩,

过了六道跑马墩,黑龙偏走与生门,

八道九道出高台,老龟驮的是唐僧。”

“啥意思啊?陈师傅,听不懂啊。”周玫凑过来说。

老陈说:“正因为不懂才问你们文化人呢!一起放羊的老疙瘩说黑河里原来有一条黑龙,他经常通过与生门去居延泽游玩。后来修了七道墩烽火台,黑龙就过不去了,晚上就在这里吼叫,吓得附近的人不敢睡觉。后来请了一个道士在七道墩烽火台下面挖了个洞,就安稳了。”

“老陈,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?”王老板问。

老陈解释道:“唉!以前不是盗墓吗?已经养成走到哪儿都瞅一瞅的习惯了。这不,墓倒没有发现,洞倒发现了不少!”

老陈很小心地问:“王经理,刚才的那个洞里,你们真没发现什么东西吗?”

王老板怕又惹出什么事来,连忙掏出地板筋,指着说:“老陈,你看,除了这些些草根,啥都没有!”

“唉!”老陈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老陈,难道你还想这盗墓?”王老板问。

老陈没有正面回答,站起来说:“我的羊群向西了,正好你们也要向西走,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!”

乐跑团的队员们边走边发出一阵阵笑声。人们常说,“一个女人就是一只鸭子”,何况今天随我们出来的又十多位美女呢!史燕她们银铃般的笑声让我们的旅途一点也不感到寂寞了。

一会儿,我们就走到了两山之间夹的一块冲击平原来。这片光秃秃的平地,干渴且龟裂。表面的一层沙土,像炒得焦黄的炒面,一迈步,便飞黄腾达的溅得我们半截裤管都是黄的,仿佛穿了一双高腰毡靴一样。抬头望天,赤日炎炎,云不见一丝,风不见一缕,干热烘烤着队员们的身躯,那盐渍的衣裳、浃背的汗水,仿佛发出滋滋的响声。

我突然累了,再看看其他人,虽然地龙筋的威力还在,但也到了需要休息一下的时候了!

“王队。前面山上有个亭子,要不,我们过去休息一下吧!”雷强院长说。

王老板笑着说:“我和你想的一样,我正要说呢!”

我们加快了步伐赶到了亭子,此处凉风习习,真是个休息的好所在!

午休酒正酣 突遇大狂风

我掏出手机照了几张相,就是不明白,合黎山这么偏僻的地方,怎么有人投资在这里修别墅呢?

王老板看来一直呢,他回头说:“王老师,你感觉什么不对吗?”

我回答:“嗯,就是说不上来。”

王老板说:“那就先吃饭,后勤司令,该你们忙了!”

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张东老师和张天兵老师为什么一直不说话了,原来他们身上的大包里还背着沉重的午餐呢!我也太没心,不知道帮他们分担一些,真是太谢谢两位老张了!

午餐很是丰盛,一会儿,风卷残云,我们就吃得酒足饭饱了。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5张

亭子

王老板说:“王老师,现在可以告诉你了,刚才害怕吓到你呢!这是我好友盛经理为自己修的坟,为了防止别人举报,特意修建成了亭台楼阁的样子。”

我还没有说什么,耳朵尖的孙燕听到了,她站起来说:“王队啊,你怎么让我们在坟上吃饭?”几个女同志听见了。也站了起来。

王老板笑了,他清清嗓子说:“盛老板还活的好好的呢,他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了,早把这里改造成别墅了!他还想开发我们刚才经过的滩地,因为涉及到合黎山环保,土地资源局不敢批,他也不敢问了。现在我们经常在这里喝酒呢!里面还有卡拉OK厅!我今天还带了钥匙,一会儿带你们进去看看。”

突然,峡谷里刮起一股大风,这阵风刮得愈来愈猛。刮起的沙石已不是像跳着探戈似的风柱,而是黄浊的一片。飞沙走石铺天盖地而来,使人十步之内不辨方向!风声时而喧嚣、鼎沸,时而凛冽、凄厉,所有的人惊慌不已!

说时迟那时快,王老板大声说:“大家快贴着山脚,把手拉住,慢慢跟我进来!”

我们很快跟着王老板进来了,原来山体里面是空的,空间很大,宽敞明亮的,真是个躲风避雨的好地方!但看来也并不是人工开凿的,而是借用了现成的山洞,只是了略加做了修饰。

大家安稳下来,都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。

“好怪啊!这十月份刮得什么风?”

“我还以为是黑风怪来了呢!”

王老板细心,又清点一下人数,才凑过来问:“老陈,这个山洞你没有发现吧?”

老陈笑了,说:“我不是才来一个多月吗?”

几个善于表演的女同志,已经在屈丽萍老公张建宏的操作下,打开了KTV系统,咿咿呀呀的唱起歌来。郭晓霞夫妇、张建春、马永红眼睛贼亮,居然发现了健身器材,也不嫌累,又开始健身了,看来是把这里当成银河健身俱乐部了!

突然几个女同志边喊边叫起来,莫非……?

我们赶快跑过去,原来是地下有一群大如兔子的动物正在四处乱窜!

王老板过来了,大声说:“大家不要害怕,也不要捉,不要被它咬了!它牙齿很厉害,这是普花(旱獭)!”

大家镇静下来,眼看着普花,窜了一会儿,就都不见了!

王老板笑着说:“这个老盛我真想不通,有钱了,不养别的,偏偏养普花当宠物,一只也就罢了,还养了二十只,这不都咬破笼子,跑了吧!”

张东老师知道王老板说话的意思,就说:“王队,是不是还要把它们逮回来啊?”

王老板说:“我们杀着吃了老盛也不会说什么,关键是怕跑出去,引防疫站的人来了,就不好说了!”

“王队,你就说用什么办法逮住它们就行!”张东老师站起来说。

王老板说:“穿高筒靴子,用铁网兜搂,工具这里有!”

我们四周找普花消失的地方,原来洞角不显眼处有一个一尺见方的洞子。我们男同志拿着工具下来了,几个女同志闲不住,也跟着下来了。原来,里面也是一个大洞啊!突然,只听“duang”的一声,史燕尖叫起来!

惊现赑屃壳 老陈哭今生

难道她被普花咬了?大家的心揪紧了!

我们赶忙跑过去——原来她只是摔在一块大石头上了而已!

绊倒史燕的大石块,我总感觉它和什么有点相像。还没等我开口,张建宏老师开口了:“这块石头也太像个乌龟壳壳了!”

听了张老师的话,我们又仔细一瞅,可不是吗?越看越像!我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,“大家都过来帮帮我,我们试着翻一下!”

大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,都过来帮忙了。

我们费了好多力气,终于把它翻过来了——没错!这的确是一个乌龟壳!一个可能应该是世界上最大的乌龟壳呢!

我连忙爬上去,手不停的摸索,希望能印证我的猜想。

“王老师,你到底干啥呢?”周玫看我神神秘秘的,赶忙凑过来问。

我没有回答,我只是在想,也许我们今天会有一个彪炳史册的大发现!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乌龟壳,它应该是上古神兽赑屃(bìxì)的壳!2005年,河南洛阳曾经出土过一个,没有想到,另外一个会在合黎山被我们发现!

中国古语云:“龙生九子,各有不同”,传说中龙的第六子赑屃(bìxì)在上古时代经常驮着三山五岳,在江河湖海里兴风作浪。

古书还记载:“龙之六子为赑屃,五百年而背甲生天珠,大若累卵,取之乃化为天龙……”嗯,不对啊?这也可能是唐僧西天取经最后一难时驮他们过河的大鼋的壳呢!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6张

赑屃壳

不一会儿,我从龟壳肋窝处掏出了一颗珠子,把洞内照的如同白昼一般!

我跳起来,大声说:“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了,这叫天珠!是赑屃羽化时留下的!蚌身上的叫珍珠,龟鳖等身上的叫天珠,赑屃身上的叫龙目天珠!”

大家惊呼起来!赶忙挤过来帮忙,一会儿,我们一共掏出了十颗!大家的兴奋劲儿比中了五百万还要开心!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7张

天珠

此时,突然有一个人大哭起来!我们定睛一看,原来是老陈!

老陈哭着说:“这么多年,我一直希望能有一个发财改运的机会,十八年了啊。为什么没有你们这么好的运气呢?”

张天兵过来拍了来老陈的肩膀说:“老陈,只能怪你命不好了!”

老陈哭着说:“这里还有一个大墓呢,你们不知道,你们就是开启墓室的钥匙啊!”

王老板以为老陈哭傻了,笑着说:“老陈,不要哭了!天珠我们也是拿回去,捐给国家。到头来我们和你不是一样吗!”

勇闯陷龙洞 探秘古文明

老陈停止了哭泣,说:“道理我都明白,可是凭啥我只能一辈子放羊?”

屈晓丽、李红霞、张建春、周玫过来,岔开话题说:“陈师傅,你刚才说,这里有个大墓,你不是又吓唬我们吧?”

老陈听到“墓”,马上来精神了,他对王队说:“王老板,先前有个道士叫张天师的,说近日天珠即将现世,天珠显出就是陷龙洞,发现天珠的人就是开启墓室的钥匙。既然前半句应验了,我想后半句也差不了,你就让我看看聚星棺吧,这样,我死也瞑目了!”

“聚星棺?”我们大家愣了!

老陈接着说:“只要你们能让我看一眼聚星棺,我就心满意足了,我那100只羊不要了,就算赞助给你们了!”

雷院长围过来,问:“老陈,一个聚星棺值得你这样付出吗?”

老陈说:“听说聚星棺里面有一面镜子,看以看到一个人的前生后世。我要看看我下辈子是干什么的,如果还是放羊的,我就不投胎了!”

王爱萍说:“陈师,那只是一个传说,传说而已!”

周玫说:“瓶蛋,你没看懂陈师的心思,他如果在考古队,肯定是一把好手,可惜了!”

王老板看看老陈走火入魔了,就说:“好好好!老陈就依你!”

老陈指了指,说:“陷龙洞应该这上面呢,下面刚才我偷偷走过,不通。”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8张

陷龙洞

大家虽然没带登山绳,但是这个高度,难不住我们的,一会儿工夫,我们就都爬上来了。

到了上面,果然找到了一个洞口。不过这个洞口小的可怜,人需要弯腰才能进入。我们陆续都钻了进来。里面并不黑,很像是个祭祀的地方,因为在中间的空地上,有个高台,上面还堆着不知名的器物。

我们转到高台后面,突然发现还有一条向下的通道!我们顺着通道走下去,才发现向下的通道很深,而且是螺旋向下的,有点类似于旋转楼梯。

再往下走了不知道多少米之后,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溶洞,我拿手电筒找了照,根本看不到洞的深度。

“下面还有通道,我们下不下去了?”常兴鑫问道。

“还用问吗?为了老陈,当然要下去!”张天兵说。

我心里有一种预感!老陈要找的可能是燧人氏九天玄女的墓,但那时候还是石器时代,哪里会有什么值得一看的宝贝呢?

大家随着王老板继续向下走,原来下面是一个典型的卡斯特地貌的空间,也就是说是由黑河水下灌侵蚀而成的。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9张

古祭祀台

这里应该就是墓室了。墓室高达近十米,大小足有两百多个平方。溶洞周围,摆放着不计其数的黑色石条,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,也许是遇到什么突发的意外,墓室工程根本就没有完工。党老师指的这块黑色石条上的几处地方,让我看。这些石条上面都有刻过的痕迹,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这些是字,因为都是一些简单的印痕,或圆,或线,反正这些看起来并不像是字,但是在我这个懂点古文的人看来,这些应该都是字,是上古时期的字。

但这些石条上的字,并不同于最古老的甲骨文,而是比甲骨文更加简略,这说明这大青石上的字,比甲骨文更加古老。

墓室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石台,在石台中央,赫然放着一个高大的石棺。我们凑过去认真观察,发现石棺的长度有2米左右,棺盖显然大的多,棺盖和棺身中间留着一条缝隙,显然不是技术不行,而是有意为之的,因为除了缝隙,棺身上还有好多通气孔。棺盖上有有许多凹凸不平的点和线,但其中的一个画面让我确信上面画的是星图!因为上面有我熟悉的北斗七星!

马永红叫老陈过来:“老陈,难道你真要我们帮你推开看看?”

遇险聚星棺 逃出黑蛇阵

老陈说:“都到这里了,就是下辈子投胎成猪了,我也要看看!”

王老板和我们商量了半天,还是一起过来推开了。

老陈赶忙看过来——但棺里面好像并没有什么东西!

老陈不信,呆呆的站在棺前不说话。

突然,老陈在石棺內发现了一个凸起的地方,它示意王老板过去。

“王经理,你帮我一下,我认为那是个机关。”

王老板倒也不慌张,它淡定的俯下身子,试着扭了一下。

突然,脚底下震动起来,并且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声音!

不好!莫非引发了机关!紧接着脚下的的洞子里一股黑气弥漫上来。随后数不清的黑蛇从下面吐着芯子向我们慢慢爬过来。

王老板急了,大声喊:“大家快走!我断后,你们快点上去!”

马永红也喊起来:“王队,我留下,算我一个!”

张天兵嚷起来:“兄弟,有啥你都跟我抢!”

常兴鑫一脚踢过来,“快走!现在不是你们学雷锋的时候!”

我们慌了,连滚带爬从洞底爬上来!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10张

黑蛇

关键时刻,看来还是夫妻比朋友重要!只见雷强紧紧拉着郭晓霞的手,张建宏紧紧拉着屈丽萍的手……

黑蛇继续向我们涌过来!王老板急了,大声说:“跑团的兄弟姊妹们,赶快把天珠丢过去,蛇在地下,肯定怕光!”

几个女同志边喊边叫,赶忙把天珠扔过去了。

黑蛇见了,都惊慌的掉头缩回去了。

大家边喊边跑,突然,几个女同志吓瘫了!——原来她们边跑边向后望,又一条胳膊粗的黑蛇紧紧的跟着我们呢!

王老板吼起来:“谁还有天珠,赶紧丢过去!”

张天兵并不是贪财,而是舍不得,就说:“王队,要不,我们就留下一颗吧!”

“是我兄弟,你就给我赶快扔了!”

张天兵连忙摆了个扔垒球的姿势,将天珠扔进了洞里!

但是黑蛇只是停顿一下,又不紧不慢的跟着我们!

王老板明白了,一把拉过老陈,掏出老陈不在什么时候藏下的天珠扔了出去……

但是黑蛇还是不紧不慢跟着我们!

王老板急了,将老陈按到了,居然掏出了一面小镜子!

王老板轻轻地把小镜子放在地上,慢慢向后退……

突然小镜子发出耀眼的光芒,也不知是眼花,还是幻觉,黑蛇不见了,只听山洞面“咯吱吱”几声,看来山洞要塌陷了!

我们连滚带爬,拉着女同志飞速逃出了山洞,在跑了一个半程马拉松后,我们觉得安全了,就停了下来。

合黎山的徒步就这样匆匆结束了……

(第二部完)

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 第11张

乐跑团

作者:王天斌,高台县解放街小学教师,业余时间喜欢写作。

本文标题:大漠户外之龙目天珠(火供天珠佩戴的禁忌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aomanao.com/laotianzhu/39243.html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rb58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
关注微信